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廠花嫵媚 > 第十五章一夜失眠

第十五章一夜失眠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我反應過來去抓褲子的時候,只感覺半個屁股一涼,顯然褲子被張莉脫到了屁股下面。或許她是因為在緊張還是什么,竟然連同我的褲頭也一起給脫了下來。    嫂子別我自己就行了!    我窘迫無比,誓死不從。    現在我男人的反應異常的劇烈,幸虧是爬在床上,不然肯定就會一柱擎天,嚇到張莉。    我雖然喜歡張莉,整天幻想著能跟她發生點美妙的事情,可是張莉這次不過是要給我擦藥,晚上出于關心我的心態,或許根本就沒有別的意思。    要在張莉的面前把衣服脫下來,必須要她默認了我跟她之間,多了另外一層關系,而且要一擊即中才行。    嫂子,我腿上真沒傷,真沒有!    我拽著最后一點能遮擋身體的褲子,聲音緊張而窘迫,也有些意外張莉會突然給我來這么一手。    你看,你屁股這里有一塊青,我給你擦完這一點就走。    張莉看著屁股上最后一點紅腫,眼睛里差點就沒泛出淚花出來,我這不過是剛剛上班的第一天就被賴三揍成了這樣,以后的日子可怎么過?    那只能擦完這一點,別的地方不能動了!    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心里有些輕微的排斥,更多的卻是期待。張莉要用藥膏給我擦屁股,從某方面來說,不就是心里有我的表現么?    而且最關鍵的一點,這是嫂子對兄弟的關心嗎?顯然她對我的關心,遠遠的超出了嫂子跟兄弟之間的情義,她現在所做的事情,更多的向是女朋友給男朋友做的。    你的褲子再往下拖一下,把紅腫的地方全都露出來。    張莉在手上涂藥膏的時候,我稍稍的把褲子又往下脫了一些。我發誓,自從我記事以來,除了我媽之外,第一個看到我屁股的女性。    張莉這兩根手指輕輕的在我屁股上擦拭藥膏,動作很輕,就像是雞毛撣子貼著你的皮膚輕輕掃了一下,非常的癢,但卻非常的刺激。    在強烈的刺激之下,我男人的反應越來越劇烈,因為趴在床上,壓著它,有一種快要被折斷了的錯覺,憋得非常的難受。    在這種情況下,張莉給我涂好了藥膏,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讓我穿褲子。    我的屁股上本來就有傷,這一打,疼得我直接從床上蹦了起來,幾乎是本能的捂著屁股轉身,呲牙咧嘴的看著張莉,剛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奇怪的味道。    靜!    房間里非常的安靜,跟我跟張莉一起坐在車里那時候一樣。靜中還有一些尷尬。    張莉臉頰紅透了,好像能滴出水來一樣,雖然是低著頭,可是卻在悄悄的打量我的身體,特別是看到了我男人的部位以后,嬌軀晃了晃。    侯大哥已經五年沒有碰過張莉了,張莉是一個正常如饑似渴的女人,否則也不會用那些情趣用品來滿足正常的生理需求了。    可是情趣用品是死的,只夠讓人輕微的發泄一下,哪里會有真人來的好?    我窘迫無比的轉身,連忙提上了褲子,頭也不敢回,甚至是不敢給張莉說話。    藥膏擦好了,等藥膏干了以后,再躺著睡覺。    過了一會,張莉把藥膏放在我的床上,給我說了一句之后,開門往外走。    嫂子    我喊住張莉,見她呆在門口,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后,尷尬的笑了笑,說:嫂子明天能不能早點做飯?我跟賽天仙說好了,明天早上七點半一起下樓去上班呢!    聽了我的話,張莉愣了一下,眼神中露出微微失望之色,不過卻努力的擠出來了一個笑容,說了一聲嗯以后帶上門房離開了。    張莉的反應大大的超出了我的預料,我躺在床上,一直思考張莉剛才的內心想法。    難道,她對我有意思?不然為什么會要脫掉我的褲子,也要給我擦藥呢?在聽說我跟賽天仙一起相約去工廠上班,為什么會有些失望?    難道是張莉見我跟賽天仙走的太緊,吃醋了?    在我思考事情的時候,又看到了對面樓層的窗戶上,有人影聳動,那是一男一女,正在造人。本身就因為張莉給我擦藥邪火難耐,現在有看到了這樣一出直播大戲,簡直是要人命。    我一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有點反應不是正常。    這時候,我聽到張莉的房間有些動靜,我貼著墻壁聽,原來張莉把床下面的柜子打開了。    難道嫂子剛才給我擦藥,她也受不了了?難怪剛才會盯著我男人的地方看。    她房間的動靜越來越不一會,傳出來了流水的聲音。    是去洗澡了,不是自嗨!    這時候,我的肚子一陣絞痛,山雨欲來的氣勢,讓我第一時間竄到了廁所里。    這時候我感覺到,人最幸福的事情,其實非常的簡單,餓了的時候有東西吃,憋得慌的時候有個廁所,想女人的時候,身邊正好有個女人!    拍著肚子滿足的從廁所里走出來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陣細瑣的聲音。    先前說過,這里的房子,格局是一模一樣的。我的房子跟張莉的房子只有一墻之隔,她衛生間緊挨著我的廚房。我從廁所出來,必然要經過廚房。    那啪啪啪的撞擊聲、水漬拍打的聲音,頓時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腦子一片空白,就像是著魔似得,走了過去。    越來越近,張莉的聲音也就越清晰。    我沒有注意到腳下,一不小心踢倒了拖把,木制的拖把摔在地板上,發出一陣清脆的啪聲,在寂靜的夜晚,聲音異常刺耳。    我的頭皮發麻,這么大的聲音,張莉肯定就知道我在偷聽了她了,會不會過來找我的麻煩?    果然,浴室里沒有了任何的聲音,甚至是連沖涼的聲音都沒有了。    張俊勇,張俊勇?    張莉小聲喊我幾句,我不敢應答,緊閉著呼吸,不敢有任何一個動作。張莉穿著拖鞋離開了浴室以后,我才敢躡手躡腳的跑到床上。    躺在床上,張莉的音容相貌一直出現在我的腦海里,特別是跟她不經意間做出的那些曖昧的事情,縈繞在我的心頭,久久無法平靜。    這一夜,我失眠了!    等我睡著了以后,已經天亮了。    趕快起床,洗漱以后就到跟賽天仙約定的時間了。    七點的時候,張莉來敲我的房門。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