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廠花嫵媚 > 第七十五章蔡艷的感謝與請求

第七十五章蔡艷的感謝與請求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看著張莉有些心虛的在喝粥,我心里更加能夠確定,剛才心里的推測。    嫂子,你別只是喝粥,吃個包子,這家包子的味道真不錯,我剛才一口氣吃了三個呢!    我獻殷勤的拿出來一個素包子遞給張莉,順手拉了張凳子坐在了病床前,滿足的看著張莉,見她嘴角沾著粥,隨手撕了一點衛生紙,伸手去擦。    張莉幾乎是本能的向后躲閃了一下,見到我的舉動之后,臉上閃出一絲尷尬,伸手去接衛生紙:我自己來就好了!    嫂子,你吃飯,我給你擦!    這是關鍵的一步,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張莉拒絕,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說:嫂子,你一手拿著包子、一手端著粥,你有沒有三頭六臂,你那里還有空余的手擦嘴啊!我給你擦一下,你繼續吃飯。    讓賽天仙知道了,她會誤會的。    張莉眼神復雜的看著我,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眼睛里有些微微失望的神采:賽天仙可是個好女孩子,你可不能辜負了她。    嫂子,只是擦擦嘴,能有什么事啊?    聽張莉的話,我心里苦悶,可還是擠出來了一個笑容,說:你可是我嫂子,小天看到了也不會說什么的。    說著,我就趁張莉不注意,把她嘴角的粥漬給擦掉了。    哎,我是你嫂子,以后可不能做出這種親密的,讓別人看到了,會說閑言碎語的,人言可畏啊!    張莉再說這句話的時候,低著頭,完全沒有了興致,隨后匆匆喝了兩口粥,就把半碗粥、半個包子放在了桌子上,臉上的失落之色更重了幾分。    嫂子,你怎么不吃了?你現在生病,吃這么點怎么行啊!    我端起碗放在張莉的面前,用哄孩子的語氣說:嫂子,你多少再吃點啊!    我吃不下了,先放在那里吧,一會我餓了再吃。    張莉說話的時候,又是嘆了一口氣,臉上是無盡的失落。    剛才還好好的,怎么給她擦一下嘴,突然就這樣咯?    聯想起張莉用跟我的談話,我心里有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推測。    張莉的心里,對我還是有好感的,只不過因為她是我嫂子,因為有這么一層關系的存在,我們兩個人不可能在一起,她又沒有沖破倫理道德的勇氣,所以才會苦惱、失望。    房間里,一陣安靜,讓我覺得非常的尷尬,在這樣尷尬的氣氛里,我快要窒息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我不由長出了一口氣,給張莉說:嫂子,我出去接一下電話,有什么事,等我回來了再說。    知道我電話號的只有那么幾個人,賽天仙、田大牛都知道張莉住院,我在照顧她,不可能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剛剛跟柳風聊過微信,她也不會給我打電話。    那么,也只剩下蔡艷了!    在走廊里我拿出來了手機,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還真是蔡艷,心里不由對她充滿了感激。    喂,現在給我打電話,有什么事嗎?    接通電話之后,不等她開口,我張嘴就問了出來。蔡艷每一次找我,必然都有事情,不然不可能主動找我的,想想,從她上次崴腳之后,我就沒見過她,這已經又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    你怎么這么說話,難道我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真是的,人家這次給你打電話,是專程要感謝你的。    蔡艷的聲音帶有興奮,說:剛剛周經理給我打電話了,說要包裝我,把我包裝成一個模特!你知道不知道,模特的出場費,一夜要一萬呢!比車間主任的還要多兩千塊。    那就恭喜你了!    我衷心的祝福她,蔡艷終于得償所愿了,出場費高了之后,她就有更多的錢給她父親治病了。其實,蔡艷挺可憐的不是么!    在這個最好的年紀,卻要肩負起一個家庭的重擔,每個月都要天價的醫藥費。這樣的一個家庭重擔,逼迫的蔡艷不得不做這一行。    但凡是有一點辦法,蔡艷就不會做這一行。    是要謝謝你,如果沒有你幫忙,周經理不可能給我包裝成模特的。    蔡艷沉默了一下,聲音有些失落,說:不過,周經理對我說,進行了包裝以后,我就不能在工廠上班了,要去公司給我安排的地方走秀,拍攝雜志,這樣才能坐實模特的身份。    哦!    她的話,讓我的心情反而是有些沉重了起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憋了半天,竟然只是憋出了這么一個字。    我的心里,什么時候對蔡艷會有些在乎了?    是她喊我小處男,并且聲稱要奪走我第一次的時候?還是她在菜市場不懼危險,幫我打架的時候?又或者是,她給我打電話,讓我從窗戶看她接客的時候?    我幫助賽天仙成為車間主任了以后,就要走了,這一走,平時可能就見不到了。    蔡艷在說話的時候,聲音特別的沉重,悲慘一笑,說:張俊勇,謝謝你,你是我生命里的貴人,我想當面感謝你,把我最好的展現給你看。    你不是已經謝過了,還當面謝什么!更何況,你對我動機不純,總是想強上我。    聊天的話題有些沉重,我呵呵一笑,打趣了一聲。    討厭!人家這次是想要真的感謝你嘛,不過,如果你給我強上你的機會,也不是不行啊。    蔡艷的聲音為之一緩,說:還想讓你陪人家一起去深圳,先拍攝一套雜志啊!    去深圳?    果然,蔡艷給我打電話還是有事情要我幫忙的:不行啊,嫂子生病住院了,我在醫院里照顧嫂子呢,不然你找一下別人吧。    住院了?那個醫院?我要不要去看一下?蔡艷的聲音帶著幾分緊張。    雖然她跟張莉沒有私人交情,但也在一個車間工作了很長時間,彼此也還算認識,然后還有我在中間,所以她才會提出來要來看張莉。    不用了,嫂子沒有多大的事情,明天或者后天就能出院了,你忙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拒絕了她的好意。    蔡艷做兼職小姐的事情,廠子里有不少人知道,張莉肯定也會略有耳聞,如果讓張莉發現我跟蔡艷有所關系,肯定會非常的生氣,甚至是教訓我。    嗯,那行吧,替我向你嫂子問好。    蔡艷笑了笑,說:張俊勇,我在廠子里真沒有多少時間了,現在你不多看看我,以后真的要沒機會的。去深圳拍攝雜志的事情,我往后拖幾天,等你有時間了,咱們再一起去。    不等我說話,她就掛斷了電話,聽著電話里傳來了盲音,我只有苦澀的笑了一聲。    回到病房了以后,張莉問我:誰給你打的電話?還要背著嫂子,是不是小天?    嗯!    我笑了笑,說:小天打電話說,今天下班了還要過來,不過被我拒絕了。    小天太熱情了,真是一個好姑娘。    張莉開心的笑了起來,笑瞇瞇的看著我說:嫂子看得出來,小天對你是有意思的,不然昨天也不會跟你擠在一張墊子上睡覺,你快給她表白,這么好的一個姑娘,要是被別人搶走了,你就哭吧。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