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廠花嫵媚 > 第一百一十八章敗退

第一百一十八章敗退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張莉的話,對我來說簡直就像是免死金牌一樣,心里最后一絲負罪感瞬間消失不見這個時候,我反而是不著急了。    這是我跟張莉的第一次,一定要慢慢的來,給彼此都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不然,第一次就沒有好印象,又怎么會有第二次呢?    從張莉的身上爬了起來,四肢支撐著身體,跪在張莉的身上,滿臉笑容的看著她:嫂子,你激動不?    你干什么?要來就快點,不來就滾回去睡覺。張莉的聲音不悲不喜,沒有半點感情。    可是,話語中的那一個滾字,卻是讓我心里一驚這是張莉第一次對我用這個字,可想她的內心是多么的憎恨我。    只是,為什么不反抗了?    這個是我弄不清楚的一點,靈機一動,嘿嘿笑道:嫂子,你怎么不反抗呀?是不是也在期待著這一天呢?    你是畜生,我反抗有用嗎?    終于,張莉的臉上掛上了一抹表情,不過卻是諷刺的看著我:你要來就快點,不然等隔壁的人回來了,到時候我大叫的話,你就沒有機會了!    這句話,我感覺怪怪的。    她是什么意思?迫不及待的就像跟我發生關系,還是說是真的心死如燈滅的任我為所欲為。    腦袋微微下垂,在張莉的嘴唇上快速親吻了一下,軟軟的,很舒服。    跟柳風的味道完全不一樣。    張莉的不反抗,就像是一塊被火焰包裹的堅冰,涼中帶著熱可柳風卻是熱情似火,親吻的時候,好幾次都讓我差點窒息了。    嗚    突然,張莉的嘴唇抽動了一下,我抬頭一看,只見她小聲抽泣了起來眼眶紅紅的,一臉委屈的表情。    嫂子,你哭什么?我更是一頭霧水。    我只是怪我眼瞎,把白眼狼當做了兄弟。張莉哭泣著說:當初,我就不應該帶你來東莞,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是我自作自受,怨不得別人,只能怪我白癡,眼瞎,竟然相信了你的話。    呵呵    最后一聲悲慘的笑容,就像是北極吹來的一陣冷風一樣,任你穿上什么衣服,都能輕易傳過去,吹進你的毛孔、心臟,冰凍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而我,在這聲悲慘的笑容之中,什么興趣都沒有了。    呼!    一翻身,躺在了張莉的旁邊,自嘲一笑,我恨我自己,不夠狠心!這也是我在乎張莉的一種表現,不然就憑剛才張莉的反應,拿下她就是特別容易的事情。    我不做了!    見張莉張嘴,我就知道她要說什么搶先一步,道:我想要的是心甘情愿,就算是我今天得到了你的身體,可是卻得不到你的心。嫂子,我是真的喜歡你,我想要給你女人應該有的快樂,就像是咱們在里說的那樣,侯大哥給不了你幸福,就由我來。    張莉扭頭,諷刺的看著我,就像是在看跳梁小丑一樣,嘴唇輕起,呼出來的氣體雖然一樣的好聞,可是落在我的鼻孔里卻是變了味道。    侯高偉給我的東西,你給不了,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愛情!你口口聲聲的說愛我,可是,最終的目的還不是想要跟我發生關系?張莉諷刺道:可是,我們兩個可以不發生關系,依然保持著良好的夫妻關系。    放屁!    這個說法,讓我心里譏諷一笑,卻也不拆穿她的謊言。    我看過她的日記,因為沒有夫妻之間的生活,她們兩個人的感情一度險些破裂,不然,她為什么會受我的挑唆,在我的面前穿的衣服越來越少了?    張莉對我沒感覺?    我呸!    如果真沒有感覺,為什么在火車上的時候,我被那個流氓揍的時候,她都要急哭了她對我沒有感覺,可為什么在面包車上的時候,因為路況顛簸,我們兩個人身體緊密的貼在一起的時候,她并不是劇烈的反抗,難道真的只是尷尬?    她對我沒有感覺,在過生日的時候,就不會坐在我的大胯上,在明知道我攻擊她身體的時候,還聽賽天仙的話,把臉上的蛋糕蹭到我的臉上。    這一切的一切,都意味著張莉對我是有感覺的,只是因為什么狗屁倫理道德,不敢打破這個倫理道德,所以才會不敢接受我對她的表白。    嫂子,我知道錯了!    坐在床頭,索然無趣的穿著衣服,扭頭看著張莉的身體,雖然依舊妙不可言,但卻像是一把把利劍一樣,深深的刺入了我的心臟之中。    拿著毛毯改在張莉的身上以后,我才推門走了出去,關門前頭,我沉吟了一下,說:嫂子,早點睡覺吧。    其實,我的心里有千言萬語想要對她說,想要給她說三天三夜,可是她現在這個樣子,我不知道怎么開口說出來,只能苦笑了一聲,關上房門。    在我開自己房門的時候,聽到了張莉反鎖房門的聲音這個輕微的聲音,讓我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看來,張莉是擔心我會突然反悔,又回她的房間,繼續侵犯她的身體,所以才會反鎖了房門。    這樣也好,可以防賊。    進到房間反鎖房門,沖涼的時候,任憑冷水拍打在我的身體上,冰冷刺骨,卻把我身體里所存在的最后一點火焰澆滅。    沖了十幾分鐘,擦拭了身體,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覺,拿起手機要給張莉說說話,卻發現好友已經被張莉給刪除了。    無奈嘆了一口氣,看來,剛才對她所做的事情,真的傷了她的心,不然她也不會刪除我的好友,做出這樣極端的事情。    心中一動,想到了張莉或許會在群里冒泡,迫不及待的就點進了群里面,可是看到上面的消息以后,我的心猶如墜入了谷底一般。    原來,柳風正在跟蘇琴群聊,聊那次聚會的事情,聊的很是開心,其中自然也有關于張莉的事情了,只不過,張莉本人卻沒有說話,花間蝴蝶偶爾才會說一句話,只有短短的幾個字,不知道在忙什么。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