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廠花嫵媚 > 第一百九十四章以身相許

第一百九十四章以身相許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這個位置真的特別的敏感,這個敏感有兩層意思張利雖然嘴上說接受我了,可是我們兩個畢竟不是男女朋友的關系,而且她原來的身份是我嫂子,現在給我大腿包扎,如果傳出去的話,會容易讓人誤會說閑話,是話題敏感。    第二層意思,拋去我們兩個的關系,只說性別,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大晚上的在荒山野嶺的地方給大腿上藥。大腿本身就敏感,更何況張莉還是我喜歡的女神,這就更讓我覺得尷尬了。    雖然綁扎帶的時候傷口很疼,可看著張莉小心翼翼不敢弄疼我的樣子,讓我感動無比張莉特別的認真、小心,扎帶每包一圈的時候,張莉就會抬頭問我痛不痛,把我呵護備至的跟個孩子一樣。    可能是因為緊張,又或許是因為張莉太過于小心,不一會,她的額頭就滲出了縝密的汗珠,再抬頭看我的時候,給我一種異樣的感覺就好像是剛剛洗過澡,身上帶著水珠一樣的感覺,能勾起任何男人的欲望。    我當然也不例外了,一下子就有了男人的反應張莉正在給我包扎大腿的傷口,我現在只是穿著一條內褲,這樣就讓我覺得特別的尷尬張莉看到了以后,臉更紅了,小聲說:受了傷還不老實,你是不是想要了我的身子了?    我緊張的手心里都是汗水,不知道應該怎么給張莉說如果說不想要她的身子,那我是在說謊,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張莉內心對我究竟是怎么樣的她說要把身子交給我,是在侯高偉死之后,她是因為對我的感激還是什么我不確定。    只是,我想要張莉心甘情愿,是因為愛我,才把身子交給我,其中并不能摻雜任何因素。    見我沒有說話,張莉一邊給我包扎,一邊輕聲說:剛開始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有點喜歡你了,你以為在火車上你偷看我,我不知道?    不然,第一天來東莞的時候,咱們兩個擠在一輛車上的時候,我為什么要坐在你的腿上?還任由你任由你侵犯我!    剛來我家的時候,你對著我的內衣發呆,以為我不知道?晚上趁我睡覺你偷偷看我,偷看我換衣服,翻看我的日記本,在我生病的時候,你給我穿衣服、脫衣服檢查等等,你是不是以為我都不知道?    那天你跟侯高偉一起喝酒,喝醉的時候拉著我的手,讓我留下來,如果我生氣,完全可以告訴侯高偉,甚至是把你趕出去,可是我沒有這樣做對不對?    張莉說著說著,自嘲一笑:那時候,我知道了你的心意之后,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明明我也很喜歡你,只是我卻是侯高偉的妻子,一度下也很悲傷那時候,你冒充外人開導我,我也按照你說的做了對不對,每天都穿一些比較暴露的衣服給你看。    那天晚上你突然對我施暴,我心里特別的惶恐,不知道應該怎么辦內心不想拒絕你,是因為喜歡你。拒絕你,是因為我是侯高偉的老婆,是你嫂子。雖然很喜歡你,每天晚上用情趣用品自嗨的時候幻想的對象都是你,只是,我不能做對不起侯高偉的事情。    在他死了之后,我崩潰了是你陪在我的身邊,讓我把對你的喜歡升華到了愛,特別是你把自己賣了,也要了結我要殺死劉金山的夙愿,要博我一笑時,我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男人那時候我想要把身體交給你,可是你不愿意。    我告訴你說,只要你愿意了告訴我,隨時隨地都可以!張麗的話本身對我的沖擊就特別大,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我自以為做的很隱秘的事情,張莉竟然全都知道正當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張莉突然握住我的手:今天如果不是你翻身把我壓住,你身上的傷就會在我的身上,你一次次的用生命來保護我,讓我覺得虧欠你的太多太多。就算我喜歡你,把身子交給你,可還是覺得欠你太多太多,你讓我怎么報答你!    嫂子,我對你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愿意為了你去死!這句是我的心里話,無論什么時候都不會改變。    張莉也給我包扎好了,雙手捧著我的臉,真誠的問我:嫂子再問你一次,現在你要不要嫂子的身子?    一句話,讓我渾身的理智都消失不見了在她給我說那些話的時候,我感動之余就有了男人的反應,更不要說聽了她現在說的這句話了,簡直可以用火上澆油來形容了。    見我不說話,張莉繼續問我:今天晚上,你要不要我的身子?今天不要的話,嫂子還繼續給你留著,等你什么時候想著要的時候,嫂子再給你。    我要!我破口而出原來我還以為張麗只是對我充滿了感激,所以才會想會對我以身相許來報答我,可是根本沒想到,張莉竟然早就愛上了我如果我們兩個能早點跟今天似得的聊天,那么我們兩個早就在一起了。    那咱們回去吧,回家了以后洗洗澡,晚上等他們都睡著了之后,你到我房間里來,我把身子交給你。張莉見我行動不便,出于好心的就要給我穿褲子。    她說的很好,只是我現在那里有心情等到回家,還要等到他們都睡著了現在才不過九點多,幾個小時的時間我可是等不了,一把拉住張莉的手,祈求道:莉莉,回去了還要等很長時間呢,不然,咱們兩個在這里唄。    這里?張莉看了一下黑漆漆的樹林,在我腦門上輕輕打了一下:這里怎么來?難道就躺地上啊?多臟啊。    把我的衣服鋪在地上啊,這點地方足夠了!我拉著張莉的手不依不撓:如果回家真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你就在這里把身子交給我唄!這一天我已經等了兩個多月了,已經等不及了!    張莉看了看四周,遲疑了一下,不過最終點了點頭,說:一切都依你!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