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廠花嫵媚 > 第二百二十一章賽天仙的獨白

第二百二十一章賽天仙的獨白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回到了賓館之后,我總覺得白粉這種東西不能碰,不然我這一輩子就要被毀掉了;我不只是為了我,更是為了賽天仙、張莉她們。賺再多的錢,他們不開心也沒用。    可是,這種生意真的很賺錢,比送小姐賺錢還要多,還要快;我現在就想著能買一套房子,給賽天仙一個溫暖的家,如果不鋌而走險,一輩子賺到的錢,估計都無法在北上廣這種地方買一套房子。沒有房子,又怎么能說給賽天仙一個家。    思考了兩天的時間,我依然在糾結,眼看還有一天時間就要到了,拿出手機給賽天仙打電話;如果她同意我去做,那我就去做,如果她不同意我做,那我就不去做。    我把這件事情給賽天仙說了之后,她沒有我想想中的那么震驚,很是平靜的說:豬頭,這種事情要你們男人自己決定,你大可不必征求我的意見,以后無論你做什么,都請你記得,我會默默的站在你的身后支持你,縱然全世界都拋棄了你,我也不會拋棄你。    好,那我就做了!我抓著頭發,掙扎了很久才下定決心,說:小天,我既然做了這種生意,以后肯定就會賺很多很多的錢,你跟嫂子以后就不要賣錢包了,我養你們。    豬頭,你有你的事情要做,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賽天仙語氣溫柔,卻不容抗拒:我認真做人,努力的工作,為的就是有一天當站在我愛的人身邊,不管她富甲一方,還是一無所有,我都可以張開雙臂坦然擁抱他。他富甲一方我不覺得自己在攀附,他貧窮我們也不至于落魄,這就是女人應該去努力的意義。    一句話,讓我如鯁在喉,不知道怎么去反駁她;賽天仙聽到我的沉默,說:豬頭,以后你會變得越來越富有,如果我不努力的話,咱們之間的差距就會越來越大,那時候我就會依附在你的身邊,總有一天你會厭惡,我的人生又有什么意義?賣錢包雖然賺的少,可也能實現我的價值,讓我能知道我還有血有肉的活著。    好,你尊重我的選擇,我也尊重你的選擇,你想用做什么就做什么。跟著賽天仙又說了一會話,了解到她們在那邊生活的很好以后,我這才掛斷了電話。    然后,給胖威打電話:胖威哥,我已經考慮好了!    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會安心的,賣白粉一天賺的錢,比你送小姐一個月賺的錢還要多,這樣的暴利,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我的選擇在胖威的意料之中,他開心的大笑著,又問我:趙德住那邊怎么樣了?    那天分開以后,他一直沒回來過,估計發展的很好。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我苦笑了一聲;趙德住如果沒有跟陳琪的關系有質的飛躍,早就回家了,根本不可能現在還不回來。    胖威讓我后天去海邊別墅找他們,然后就掛斷了電話;躺在床上,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我覺得特別的不適應。如果是在東莞的話,現在或許是再跟張莉發生關系,也可能在跟賽天仙聊天,又或許是在做別的事情,總之不可能是我自己一個人。    習慣了熱鬧的生活方式,突然只剩下一個人,雖然知道賽天仙、張莉她們在東莞等著我,可還是有一種被全世界拋棄的感覺。    等到了晚上的時候,趙德住終于是回來了,還給我帶著晚飯;趙德住走路的步伐輕盈,得意的哼著小曲:這是西餐,一點也不好吃。    這幾天你們發展的怎么樣了?我打開餐盒狼吞虎咽了起來,咽下一口飯之后,問他。    還……還好,下午她同意我拉她的手了。趙德住的臉都紅了,就像是一個天真的孩子一樣;看著他這個樣子,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都三天了,你才摸摸手啊,這個速度有點慢了啊,咱們可是要套取情報的,你可得早點把她搞定了才行,知道了沒有?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你就放心吧。趙德住給我一個放心的笑容,又問我:那天胖威哥喊你們走,是啥事啊?    賺大錢的生意,可以讓你一個月賺幾百萬,上千萬的大生意!我用手給趙德住比劃了一下一千萬擺放在桌子上的空間,說:這就是咱們兄弟在深圳崛起的第一步,只要干個兩三年,咱們就能回家了!    真的?太好了,這么多的錢,我要先把家里的房子翻新一下,讓爹娘住上好房子,以免下大雨的時候,他們就擔心房子會壞掉。趙德住滿足的憨厚笑了起來,然后又小聲問我:勇得,我跟陳琪接觸下來,發現她這個人挺好的,如果……如果我把她娶回家,你會不會看不起我?    我擔心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把嘴里的食物吞進肚子里以后,點燃一支煙,煙氣裊裊有些熏眼睛,揮手將煙氣打散,說:其實,我并不建議你這么做,你想想,陳琪雖然還不錯,可始終也做了別人的小三,如果你堅持要娶陳琪的話,我也不會攔著你,只是……我替你覺得不值。    沒有什么值不值的,在別人的眼里我只是一個傻子,所有的女孩子見了我以后都會躲著走。陳琪都不嫌棄我,我又怎么會嫌棄她,而且她做王玄的小三并不是為了錢,是用王玄得到關系,把重病的父親送到最好的醫院治病。趙德住憨厚的笑了笑,說:以后,咱們可以賺很多很多錢了之后,我就能用錢給陳琪的父親治病了,她就可以不用做王玄的小三了。    聽著他質樸的話,我的心里特別不是滋味;貧窮,又是一個因為貧窮,做了別人的小三的女孩子。她們或許沒有向貧窮低過頭,只不過至親生病,面對高昂的醫藥費,卻不得不低下頭來。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