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廠花嫵媚 > 第二百三十八章叛徒

第二百三十八章叛徒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現在是敵眾我寡,而且對方還配有警犬、槍支,我們根本不可能跑得掉現在如果轉身就跑的話,肯定會被他們打成馬蜂窩。    都別反抗,無論是深圳還是東莞,都有咱們的人,或許他們真的也只是例行檢查而已!我先從車上走了下來,高高的舉起了雙手,對著他們隔空喊道:別開槍,有話好好說,咱們說不定還是自己人呢!    誰跟你是自己人了啊?    這個聲音早就已經刻進了我的靈魂之中,臉色驟然陰沉了下來,尋找到聲音的來源之后,果然跟我想想中的一樣,竟然是王玄!    應該說,果然是王玄更加貼切一點。    兄弟們,給我去查,好好的給我查,看看他們車上有沒有違禁品!王玄雖然是這么說,可臉上卻是篤定的表情,似乎有什么未卜先知的特異功能一樣,還沒有檢查,就知道我們的車上肯定會有違禁品。    除了有人,這件事情還能怎么解釋?    只是誰會出賣我們?今天晚上的交易,是林鵬給我打的電話,安排的人過來接貨,他東莞老大,而且跟我的關系又還不錯,想要整死我有一萬種辦法,根本就不可能出賣我們。    是誰?趙德住?他是我發小、兄弟,不會出賣我。    賴三他們三個?也不太可能,那么問題就是出在了林鵬那邊小腹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就像是腸子絞在了一起似得,打斷了我所有的思考。    你憑什么打我?我冷冷的看著他,如果不是因為他手里有槍,我肯定會讓趙德住把他打趴在地。    王玄就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話一樣:小子,你今天落在我的手上,還敢問我為什么打你?呵呵,那我就告訴你,打你,不需要任何理由!    他的一句話,讓我的心臟劇烈的跳動了起來果然,我現在雖然混的人模狗樣的,可在王玄他們這種人跟的眼里,還是跟螻蟻一樣,一種強烈的憤怒感,在我的心頭彌漫開來。    他不死,以后無論我做什么事情都會不順利,他會處處刁難我。一山不容二虎,這就是軒轅飛要把王玄搞掉的原因。    這時候,一個檢查我們車子的警察走了過來,說:報告,在車里發現了白粉,初步估計有三十公斤!    聽到了這個數字之后,王玄很開心的笑了起來,咧著嘴,就像是一個孩子得到了自己心愛的玩具一樣:三十公斤,你就算是有十條命都不夠槍斃的啊,哈哈……兄弟們,咱們今天收獲頗豐,晚上我請你們喝酒!    看著他們熱烈的反應,我們的心反而是沉入了谷底之中,看來,他們真的是要把我們往死里搞,完全不給我們任何申辯的機會。    三十公斤的白粉,我們還用申辯嗎?只是,如果軒轅飛不知道這件事情的話,我們肯定只有死路一條了,可現在我們都被王玄抓了,誰把消息告訴軒轅飛?    現在只能期望,這里會有軒轅飛的人,并且會把我們被王玄抓到的消息,偷偷的告訴給軒轅飛了。    王玄把我們幾個人壓上警車,送到了冰冷的監牢里面看著冰冷的牢房,我不由苦笑了起來,看來深圳真的不太適合我,我這一輩子就進來過兩次,而且還都是在深圳。    咱們會不會真的被槍斃啊?賴三他們情緒不安的看著我,眼睛里露著渴望之色。    會不會被槍斃,我也說不好,只是如果我現在都不鼓勵他們的話,他們還會對生抱有什么希望呢?自信的笑了笑,說:你們放心吧,飛哥肯定會想辦法救咱們出去了,要心懷希望!    這句話,就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腦子里回想了自己這二十年所做過的所有事情。    在同一時間,軒轅飛臉色陰沉的掛斷了電話,看著胖威,說:張俊勇他們被王玄抓了!    不是吧?罪名呢?胖威見軒轅飛不像是在開玩笑,臉色也是有些難看。    押送白粉,三十公斤!他們太不小心了,第一次就被王玄這小子給抓了,實在可恨!軒轅飛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說:現在只有一個人能救得了他們,就是不知道她肯不肯幫忙了!    胖威似乎想到了什么,連忙拿起了外套追了出去,開車帶著王玄來到了陳琪的樓下。    看著陳琪房間亮著燈,軒轅飛的表情才稍稍好了一些,然后帶著胖威上樓,敲響了陳琪的房門。    趙德住,你終于回來了!陳琪興奮的打開了房門,見到門外站著的是兩個不認識的人之后,臉色頓時變得鐵青了下來,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說:我老公在里面,你們可別亂來啊!    陳琪,大三學生,是王玄的情人,目前正在跟趙德住交往!軒轅飛熟練的說出了陳琪所有的信息,見她臉色蒼白,說:你放心,我們是趙德住的朋友,這次來找你并沒有惡意,只是想要告訴你,趙德住他們今天晚上去送白粉的時候,被王玄抓了,三十公斤的白粉,肯定是要判死刑的。    怎么會這樣?管己則亂,陳琪已經顧不得思考軒轅飛話語中的真實性的,著急的抓著他雙臂,情緒激動無比。    我懷疑是有內奸,出賣了他們你也知道,他們肯定會被槍斃,現在能救他們的,只有你一個人,就看你想不想救那個傻大個了!軒轅飛擠出一個笑容,然后走進房間,一點也不陌生的坐在了沙發上,目光炯炯的看著陳琪,等著她來做決定。    你……你是什么人?陳琪這時候盯著軒轅飛,就像是看著瘟神一樣,滿眼的戒備:我憑什么要相信你說的話?我要給趙德住打電話。    他們的手機已經被沒收了,沒用的!你現在打電話,只會打草驚蛇,我就問你一句,你要不要救趙德住,如果你要救他,就按照我說的來做。軒轅飛的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倍,說:趙德住可是要娶你的人,難道你就希望這么一個老實的人,就這樣被人害死?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