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廠花嫵媚 > 第二百四十三章守株待兔

第二百四十三章守株待兔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等我坐上了面包車了之后,艾菲兒著急的跑了出來,看著她有些落寞的身影、擔憂的眼神,我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看來,艾菲兒似乎已經大致猜出來我們要去做什么了,不然也不可能跑出來。    我給她揮了揮手,讓她回房間,然后讓趙德住開車。    坐著車,抽著煙,我的心里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這次要殺的可是獄警,事關重大,以后會發生什么事情,誰都說不好,說不定我會因此而付出生命的代價。    只是,他的做法讓我真的很不爽;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能是跟著林鵬、軒轅飛待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原因吧,我自己看待生命竟然也變得漠然了起來。    一會讓我動手!    趙德住雖然在專心開車,可眼睛會不時的看向我,說:他剛剛的那么打你,必死無疑,可咱們兩個也要因此而付出代價,可能是要死人的,這個鍋我背,要死我死。    他的聲音古井無波,就像是普通聊天一樣,可卻是像針一樣,狠狠的扎進了我的心里面。讓我在這個鋼筋水泥澆筑的城市里面,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    兄弟這個字眼,不是喝醉了以后,吹天侃地彼此稱呼的,不只是口頭上隨便喊一聲,而是要用實際行動來進行最完美的詮釋。    趙德住愿意為了我去死,可見,我在他的心中的存在,其實就跟兄弟是一樣的,從某方面來說,甚至是超出了兄弟的范疇。    不用,我自己的鍋我自己背!    我拍了拍趙德住的肩膀以示安慰,讓他專心的開車;三十多分鐘后,我們來到了監獄的大門外面,我讓趙德住把車停在一旁的黑胡同里之后,隨便找了附近的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坐了下來。    這家店很小,可門口的位置卻又一些關東煮之類的小吃,坐在門口,正好可以看到監獄大門,這也是我選擇坐在這里的原因。    等待的時間很無聊,我跟著趙德住喝著啤酒,吃著關東煮,靜靜的等著那個人下班;到了后半夜的時候,地上的啤酒瓶鋪滿了一地,這可把小店老板給嚇壞了,一直勸我們不要喝了。    南方人喝酒不行,跟我們北方人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在東莞、深圳這些日子,每次去外面吃飯的時候,讓老板給我們拿酒,他們幾乎都會按照人頭來算,一人一瓶,能喝四五瓶的,在他們的眼睛里面就是酒量特別好的人。    可在北方喝酒的時候,卻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無論你去幾個人,只要是說喝酒,北方的老板就會給你拿來一筐啤酒,并且還會給你說,不夠了說,再給你拿。    這也跟性格息息相關,北方人豪爽,越是往北越是這樣,特別是到了東北的那個地方,冬天太冷,需要喝點白酒暖身子,這樣的傳統文化流傳了上千年,以至于現在小孩子都會喝酒,更不要說是女人了。    在東北的街頭隨便找拉一個女人,她幾乎可以喝倒南方絕大數人;當然了,一些西部地區除外……    小店老板見我們還要酒,突然之間就明白了過來,說:你們是北方人嗎?難怪這么能喝了,還要不要喝了?我再去給你們拿!    我笑著點頭,讓店老板去給我們拿酒,雖然已經喝的暈乎乎的了,可意識卻真的非常清醒;雖然我平時很少喝酒,可是,今天不知道為什么我還是想要喝酒,最好喝的酩酊大醉。    酒壯慫人膽,或許我骨子里就是一個慫人,想要喝醉了以后,麻痹自己的意識,讓自己什么事情都不記得,這樣才會在殺獄警的時候,不會心慈手軟。    我跟趙德住就這樣慢慢的喝酒,一點也不著急,等到了六點的時候,被我們鎖定了一夜的監獄大門,終于被打開了。    幾個獄警勾肩搭背的走了出來,一副醉醺醺的樣子,想來他們昨天晚上肯定也喝了不少酒,這還真是天助我也。    我并沒有著急跟上去,目光遠遠的鎖定在目標的身上,見他走路搖搖晃晃的,跟別人分開了之后,這才走了過去。    他一個小小的獄警,座駕竟然是一輛價值幾十萬的跑車,不知道都做了什么樣昧良心的事,竟然富成了這個樣子。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心里的罪惡煙消云散,這個人渣,死不足惜。    趙德住魁梧的身軀,在他沒有任何察覺的時候,一步跨到了他的面前,一把勒住他的脖子,讓他嘴里發不出半點聲音。他看到了是我們以后,頓時慌了神,眼睛里滿是驚恐。    趙德住把他塞進他車里的后備箱,然后驅車離開,把他帶到了我早就物色好的山頭上;山緊挨著大海,海浪拍打著崖壁,發出轟隆隆的震耳欲聾的聲音,看著海浪滾滾,我的嘴角得意的上挑了起來。    這里就是殺人的好地方!    你……你們要做什么?    他被趙德住綁在樹上,一臉驚恐的看著趙德住,看我的時候,眼睛里會閃爍出兇惡的亮光;我從監獄離開的時候,給他說過,會讓他生不如死,現在抓了他,他自然明白我要做什么事。    你……你不能亂來,我可是國家的人,殺了我罪加一等!他是真的慌了。    在這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別說直接殺了他,就算是把他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來,他慘痛的叫聲也不會引來一個人。    早上七點,怎么可能會有人來這種荒山野嶺的地方,所以我根本就不擔心。    殺了你,誰知道呢!    我點一根煙,抽了幾口以后,把赤紅的煙頭摁在了他的臉上,他頓時就發出了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一陣燒焦的味道飄出。    你個小王八蛋,趕快放了我,不然……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他見求饒無望,竟然開始威脅我。    聽著他的威脅聲,我開心的大笑了起來;他還真是天真啊,我本來都準備殺他了,他還要威脅我,就算以后我會死,可他也看不到那一幕了。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