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顧少的獨家摯愛 > 第1241章 對,你說的都對

第1241章 對,你說的都對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我會把錄像發給你看,實話實說,你母親活著對我和項上聿更加有利,我們是不可能會殺死你母后的。<a href=" target="_blank">而且,你也知道的,你父皇和項上聿最近不怎么和,你母親病重,怎么可能會讓項上聿的人保護你母親,分明就是一場陰謀。”

    華子嫻被震驚地的話都說不出來,好像有什么東西在腦子里爆炸了。

    她甚至不敢往下面去想。

    她真怕,真擔心,是她的父皇殺死了幕后。

    怎么會,怎么會?

    “穆婉,你是在騙我對不對?你只是想尋求我的幫助,所以不折手斷,對吧?”華子嫻不敢相信地問道。

    “我有錄像,一會發給你,你就能確定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了,我不僅僅有你幕后的錄像,還有你父皇的錄音,我現在就發給你。”穆婉說道。

    她先發了錄像和錄音過去,等著了五分鐘,華子嫻那邊沒有打電話過來。

    穆婉沒有太多時間去浪費,她給華子嫻打電話過去。

    華子嫻正在發呆中,戰巍巍地接聽了。“你告訴我這些,是什么意思?”

    “你聽過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嗎?現在這個時候,本來是蘭寧夫人陷入百姓的聲討之中,作為公關的老行家,她明白的,只有用更大的新聞去掩飾,你母親的死,恐怕就是她策劃的,而你父親,被她蒙蔽著,如果斗下去,接下來,這些丑聞真的會抖出來,因為我們也需要自保。”穆婉說道。

    “你們,你們不是一直覬覦我父親的皇位嗎?你們,一直都是亂臣賊子。”華子嫻不客氣地說道。

    “什么是亂臣賊子,我們做過對國家不利的事情嗎?我們一直以來都是自保,你想想,一路走來,都是誰在挑撥離間,都是誰為了自己的私利在陷害著我們,項上聿答應我,不管怎么樣,都可以讓你們活著,過著好日子,你們可以嗎?這次皇宮行,是鴻門宴,你清楚的,明白的。”穆婉說道。

    “你們的事情,我不管,我父皇不讓我參與的。”

    “我不想走到這一步的,這些錄像,錄音都在我們的手上,項家對這個國家的你也清楚的,m國是中立國,是因為有強大的武器力量,如果沒有這些武器力量,加上你父皇被蘭寧夫人控制,m國會成為傀儡國,那個時候,你覺得百姓會怎么樣?當然,你父皇也不可能做成傀儡皇帝,因為他名聲臭了,你知道中國的歷史上有一個人叫秦檜吧?他一直被制作成跪著的模樣千夫所指,臭名百萬年,你真的要你父皇這樣,你真的要看著你母后白死。”穆婉問道。

    華子嫻抽咽著,“母后,怎么會?我母后怎么會?父皇怎么會,嗚嗚嗚。嗚嗚嗚。”

    華子嫻悲傷的哭了起來。

    穆婉也為她難過,如果換做她,也會難過的。

    “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我們必須爭分奪秒,不要讓你父皇成為蘭寧夫人的棋子。你必須說服他。”穆婉說道。

    “嗚嗚嗚。”華子嫻還是悲傷地哭著。

    穆婉嘆了一口氣,“你是一個聰明的姑娘,事情的重要性你懂的。”

    “那你們能不反嗎?”華子嫻抽咽著問道。

    “反?我們反了,蘭寧夫人肯定利用自己的外交力量讓外國進來干預,百姓生活勢必會招到重擊,我們不會這么做,要做,也會等完全碾壓國外,能確定讓百姓過上好日子,不會是現在。”

    “所以,你們還是要反。”華子嫻聽到了答案。

    “你覺得你父皇現在還適合做一個領導嗎?錄音你也聽到了,我們不反,是為了國家穩定,我們反,也是想要國家更加強大。”

    “你口口聲聲得為了國家,為了子民,其實是為了你們的私心。”

    “我們有我們的私心,但是如果我們不進皇宮,直接把錄音和皇后出軌的錄像發出去,不用查出你母后死亡的真相,只要有點邏輯的人都會想明白,你母后是誰殺的,你覺得你父皇坐得穩位置嗎?另外,以我和邢不霍的交情,說服邢不霍跟我合作,也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你再去網上看看我的聲望,我們能夠輕而易舉的得到皇位,現在為什么不這么做,而是先找你,你想不明白嗎?”穆婉直白地說道。

    華子嫻知道穆婉說的是真的,因為她很明白,邢不霍喜歡穆婉,如果穆婉要搶,她搶不過,也沒有力氣去搶。

    想到這里,她哭的更傷心了。

    “華子嫻,你們沒有時間了,別讓你父皇做錯誤的決定。”穆婉語重心長地說道。

    華子嫻那邊沉默了兩分鐘,擦干了眼淚,“我現在去找父皇。”

    “嗯。”穆婉掛上了電話,走到了窗邊,看向外面。

    外面的天很藍,天氣很好,陽光落在樹上,在地上落下斑駁的影子,隨著風,悠閑的晃晃悠悠。

    如此平靜的環境下面,卻正在經歷著風起云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每一分,過的異常的漫長,一小時,就像是一年那般。

    直到項上聿過來,華錦榮和華子嫻那邊都沒有再打電話過來。

    “安排好了?”穆婉問道。

    項上聿揚起笑容,“安排好了。”

    他握住她的手,“我們現在去皇宮。”

    “項上聿,你剛才不在的時候,我把錄像和錄音發給了華子嫻。”穆婉事先說明道。

    項上聿點著頭,“如果華錦榮最后能想通,對他來說是好事。如果他想不通,也沒有關系,只要我在,不會讓他們動你一根汗毛。”

    穆婉相信他的能力,“我跟華子嫻說你想做皇帝。”

    “你不說,他們也知道。”項上聿笑道。

    “我說服華子嫻的時候,說著,說著,說服了自己。”穆婉又說道。

    項上聿睨向她,“你說服了自己什么?”

    “我以前覺得你是為了皇位不折手斷的人,是我錯了,對不起。”穆婉道歉道。

    項上聿點了下她的鼻子,“我跟你說過,我想做皇帝分分鐘的事情,但是我要尋找最合適的時機,要是我坐上的時候民不聊生,我坐的不長,不安穩,也不會在歷史上留下來什么好名聲,我要足夠強大,讓別人跟著一起強大,這才是對的。”

    “對。”穆婉揚起了笑容,面上帶著柔意,連眼中都好像帶著璀璨的光芒,“你說的對。”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