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帝后世無雙 > 第1295章 足夠的溫暖

第1295章 足夠的溫暖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云遲輕呸了一聲。

    “有什么可陪的?

    真死了一了百了,你大可以再去找個百幾十個美人陪你后半生,風花雪月把酒當歌。”

    話音剛落,便對上了晉蒼陵幽深的眸子,眸子里的光芒幽亮,帶著一絲絲的危險。

    云遲略一挑眉,也不敢再說下去。

    這個時候她可當真不敢多撩他了,萬一真的惹了他,這男人最后懲罰她的方式也無非就是那一種。

    “你悠著點兒,我現在想想,你現在的寒毒發作的那么快,又明顯嚴重了,會不會就是因為那種事情上你太沒有節制了?”

    晉蒼陵沒有說話。

    誰知道呢。

    但是,她的異血脈不知道何時能夠解決,難道他還能夠等到天荒地老去?

    云遲總是覺得他有一種賺得了這么些年便沒有想要長命百歲了一樣,只是想著及時行樂。

    不過,進了北地之后他的情況如此不樂觀,她當然也絕對不會讓他再多碰自己一下。

    她說了三天,便是三天。

    這三天里他們也不是只呆在客棧里。

    云遲陪著他把這一座城幾乎都轉遍了,還去了一處城里人說很是寒冷的寺廟。

    據說那座寺廟早就已經斷了香火,因為人一進去便會覺得寒風冷嗖嗖的,要比在外面還要冷上許多。

    所以城里的人都覺得那座寺廟有些不對的,甚至有人曾經在里面聽到了嬰兒啼哭,從此再沒有人敢去了。

    此事也是他們在一個酒肆里喝酒的時候旁邊一個老酒鬼說給他們聽的。

    晉蒼陵對這種地方這種事情是一點兒興趣都沒有,奈何身邊有一個總想著在上二仙人山之前好好地測驗一下他的身體的云遲。

    所以一聽到了這件事立即就覺得正是測試一下的好機會。

    骨影卻是擔心,“帝后,萬一那座寺廟真的是有問題,帝君的寒毒發作了怎么辦?”

    “在那里發作的話,他就不要上二仙人山了。”

    云遲斜了晉蒼陵一眼,“藥王神殿就算真的存在,誰又知道它是好的還是邪惡的?

    萬一藥王神殿也是邪惡無比的存在呢?”

    骨影想了想覺得有點兒道理,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云遲可能是太過想當然了。

    就算藥王神殿也是邪惡所在,帝君也肯定不會同意自己退出北地,讓帝后自己上山去的。

    藥王神殿越是邪惡,帝君越發會擔心帝后啊。

    他們二人就互相擔心吧。

    最后還是一樣得相攜同行。

    骨影沒有再多說話,反正他覺得帝君帝后二人再怎么折騰都好,最后還是要兩個人同進同退最是合適。

    云遲果真拽著晉蒼陵去了那一座寺廟,晉蒼陵很是自覺地穿著那件雪狐披風一起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件雪狐披風的原因,那座寺廟里的確是被人埋了尸骸,有些異常,也的確是十分寒冷,但是晉蒼陵卻是堅持住了,寒毒并沒有發作。

    出來的時候他瞥了云遲一眼,明顯是相當挑釁的驕傲的樣子。

    云遲撫額表示無語。

    因為她之前用了魅功,讓萬老爺和他的車夫都忘了去那獵戶家里一事,所以也一直平靜得很。

    這一天云遲派了霜兒和隨波去獵戶家取回縫制的雪兔圍脖,回來的時候霜兒說了一件事。

    “今天開始,城里突然來了很多人,看起來都是高手。”

    “看來,藥王神殿在二仙人山上的消息已經傳出去了。”

    隨波說道:“我們也看到了仙丹宗的人。”

    如果不是藥王神殿的消息,仙丹宗的那些人應該不至于跑到這么苦寒之地來。

    云遲也是這么覺得的。

    她有地圖,別人也可能找到別的線索,這也不奇怪。

    “他們到了北地,也未必就知道具體是在二仙人山。”

    她沉吟了片刻說道:“如果消息已經傳出去了,之后應該會陸續有人趕來,我們明天天不亮就出門,免得被盯上了。”

    特別是仙丹宗的人,仙丹宗現在估計是視她為眼中釘了,一旦發現了她,只怕他們會緊緊盯住了她。

    想要甩開這些人,先一步找到藥王神殿,他們明天一大早就得避開人先行一步。

    “吃過飯都抓緊時間睡覺。”

    “是。”

    這座城本來就離二仙人山還有段距離,趕到二仙人山腳下估計天也才亮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黑著,云遲一行人就已經悄悄地離開了客棧,疾馳向二仙人山而去。

    到了無人煙的地方,云遲才把一直窩在車里的云啄啄放了出去。

    “去吧,老規矩,你先行一步,先去探路。”

    云遲輕點了點它的頭,說道:“放機靈點,有危險的地方記得避開,還有,管好你的嘴,不要再亂吃東西了,要是再吃到什么馴靈丹之類的東西,我可不會再管你啊。”

    “啾。”

    云啄啄有點兒心虛,趕緊疾飛而起,在馬車上空盤旋了兩圈便先朝二仙人山飛去了。

    霜兒說道:“帝后,您別擔心,啄啄現在也是大宗師級別的高手了,又吃過了教訓,一定會很注意的。”

    “就怕那只蠢鳥犯蠢。”

    云遲說道。

    她回頭看了眼斜靠著閉眼補眠的晉蒼陵,又朝他身邊挪了挪,握住了他的手。

    有她在身邊的話他應該暫時沒有問題。

    但是云遲已經明顯地感覺到,她得需要不時地運行體內的妖鳳之火,讓體溫升高一些,才能夠給他足夠的溫暖。

    所以,他的寒毒的確是加重了。

    上了二仙人山還不知道會怎么樣。

    疾馳了半個時辰,天際才開始亮了起來。

    路兩旁是雪覆蓋的大片荒野,不見一人。

    這路也不好走,又看著很長很長,像是不知道盡頭在何方。

    到處都還是銀裝素裹,不見綠色。

    終于遠遠地望見了兩座高聳入云又相依而立的高峰。

    這么望過去,那兩座尖峰上尖下粗,尖端入云,全是雪白,竟無半點它色。

    霜兒有些驚了,“這么看是完全沒有巖石樹木,要往上爬只怕極不容易。”

    “馬車是絕對上不去的。”

    隨波駕著車,說道:“到了山下我們得找個地方安頓好馬車。”

    回去的話他們還需要這輛馬車。

    云遲卻望著那二仙人山有些出神。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