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 第1256章 我心疼,留長吧

第1256章 我心疼,留長吧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早就安排好了?”穆婉鎖著他,眼神忽閃忽閃的。<a href=" target="_blank">

    她現在在想什么,他猜到了。

    “早就安排好了,在得知她是殺死你母親的兇手后。”項上聿說道,“不過……”

    項上聿勾起嘴角,“你如果不是我女人,我犯不著為了一個不要我的女人去傷害到我姑媽吧。我又不是傻。”

    穆婉明白了,低著頭,繼續給項上聿上藥。

    項上聿看她清清淡淡的,心里一緊,握住她的手,“生氣了?”

    穆婉搖頭,“沒有。”

    “我剛才是開玩笑的,就算你不喜歡我,等我忙完了重要的事情,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任何麻煩的時候,我是會幫你報仇的。”項上聿認真地說道。

    穆婉看他一眼,還是垂著眼眸,什么話都沒有說。

    項上聿坐了起來,視線和她平視,看著她。“你現在是什么表情?”

    “我什么都沒有想,就是突然的有些情緒低落,也不知道為什么?有些傷感,一會就沒事了。”穆婉說道。

    “想起過去的事情了啊?”項上聿問道。

    “閃過一些片段。”

    “是想你父母,還是邢不霍啊?”說道邢不霍這三個字,項上聿的口氣陰沉了幾分。

    穆婉瞟向項上聿,眼神有些寡淡,認真嚴肅地說道:“我和邢不霍沒有可能了,你下次提到他的名字再生氣的話,我保證會讓你更生氣一點,因為,這表示你不信任我。”

    “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在乎你們過去的事情,你說五年前我跟你求婚,你嫁給我多好,非要去邢不霍身邊折騰的這么瘦。”項上聿微微擰著眉頭說道。

    “五年前我不可能嫁給你。那個時候的我和你都弱小,我再留下項家,不知道會被折磨成什么樣子,你清楚的,只有跟著邢不霍,我才能逃離當初的處境,所以我不后悔過去的選擇,如果老天再給我一次機會……”

    “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怎么了?”項上聿插斷穆婉的話,不開心了,臉色發青,眼中也紅紅的,鎖著穆婉。

    穆婉看他這樣,硬生生的,把話咽了下去。

    當時的處境她很清楚,而且,她和項上聿合不來,小時候感情就不好,她怎么可能嫁給他。

    她當初都覺得他是故意想要留下她折磨她,才跟她求婚的。

    如果老天讓她回到那個時候,重新選擇,她還是會選擇嫁給邢不霍,但是她不會讓自己再愛上邢不霍了。

    “怎么不說了?”項上聿催促道,眼神又冷了幾分,甚至有道裂痕,很傷。

    穆婉她不忍心說出那些殘忍的話,他現在還因為她受傷著呢。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你會護著我嗎?那個時候的你,好像還是無足小輩。”穆婉問道。

    “誰敢欺負你?我當然護著。”項上聿確定地說道。

    穆婉揚起笑容。“所以我最終回到了這里,看來后面還是選擇對的,也是老天給我的一次機會。”

    “什么機會,要不是我弄出那些視頻,你和邢不霍會離婚?你一輩子做尼姑。”項上聿說道,穿好衣服,轉移了話題,“上好藥了吧,我換件衣服,我們要去皇宮了,蘭寧夫人那邊是真的會發飆的。”

    “好,我也要換件。”穆婉說道,收起了藥。

    她回房間,項上聿已經換好了衣服,也是一身黑,光看他的外表,一點他受傷了的感覺都沒有。

    “我爸是不是也抽你了一鞭?”項上聿問道。

    因為他傷得重,穆婉就直接幫他先上藥了。

    他想起這件事情,心都揪緊了。

    “我穿的衣服厚,不像你,就穿一件襯衫,我沒事。”穆婉說道。

    “我看看。”項上聿不由分說的扯下了她的衣服。

    沒有像他那樣皮開肉綻。

    但是也有一條紅道字。

    “你是不是傻,傷我一個總比傷我們兩個好。”項上聿心疼地說道。

    穆婉揚起笑容,“我當時穿著厚衣服,不怕啊。”

    “以后不要這樣了,我年輕力壯,可以抗,你體弱多病的,下次被打一下,眼睛瞎了,你還想怎么折騰。”項上聿擰眉說道。

    “不說這件事情了,正事要緊,我先換好衣服,我們去皇宮吧。”穆婉說道,從衣柜里拿了衣服出來,也是一件黑色的風衣。

    項上聿突然地,在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他的衣服上冷,穆婉打了一個寒顫,但緊接著,他的體溫變傳到了她的身上。

    “怎么了?”穆婉問道。

    項上聿把她抱的更緊,“以后,不管誰有危險,你都不能這樣不管不顧,你唯一要顧好的,就是自己,知道了嗎?”

    穆婉心里有種酸酸的感覺,連帶著心臟都有些發疼,“你想讓我穿好衣服。”

    “我幫你穿。”項上聿拿了穆婉的衣服,真的幫她穿。

    還是第一次有人幫她這么穿衣服,穆婉心里還挺變扭的,套好了衣服,穿上了風衣。

    項上聿手摸了摸穆婉的頭發,“什么時候頭發才會長長啊?”

    “至少還需要半年吧。”穆婉說道。

    “刺頭,很需要臉型,超級好看的人才能駕馭的了這種發型,你雖然刺頭的時候挺好看,但是看起來太孤獨了,我看著心疼,我希望能把你寵成公主,什么時候,你覺得自己像公主了,就把頭發留長,如果覺得自己還不像公主,就把頭發繼續剪短了。”項上聿很認真地說道。

    “不是說,我是未來的皇后嗎?我可不要當公主。”穆婉說道。

    “你太獨立了,女孩還是不要太獨立好,不然,隨時跑掉。”項上聿感嘆道,牽著穆婉的手下來。

    他們上了車。

    雖然項上聿上了藥,傷口還是火辣辣的疼的,臉色也不太好。

    上車不一會,穆婉就發現項上聿不太對勁了,他流汗,身體很燙,臉上也異樣的紅。

    穆婉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面,“你發燒了?傷口有感染?”

    項上聿握住了穆婉的手,微微一笑,“發燒也不一定是感染,可能是太疼了,先去皇宮,然后找個醫生過來看看,我今天晚上休息好了,明天就退燒結疤了,不用擔心。”

    穆婉心里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你以前也這么硬撐著嗎?”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