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你的愛如星光 > 第1039章 撕心裂肺的哭鬧

第1039章 撕心裂肺的哭鬧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護士動作利索地給她打了針,并且安撫道:“這個止血針有點疼,你閉眼休息五分鐘就好了。<a href=" target="_blank">”

    林寧緩緩閉上眼睛。

    護士轉過身對林文正說道:“林先生,我幫您消毒包扎一下傷口。”

    “麻煩了。”林文正遞過受傷的那只手。

    五分鐘后,安定藥效起了作用,林寧安靜下來。

    周卿替林寧蓋好被子,走到林文正身邊,輕輕覆蓋上他的手,“疼嗎?”

    “不礙事。”林文正搖頭,護士幫他消毒后還細心的纏了幾層紗布,現在按下去,也不覺得疼。

    周卿嘆息一聲,眼睛紅紅腫腫的楚楚可憐,“從小,你就是嚴父,但是卻從未向寧寧動手,她也很尊敬你這個爸爸,但是現在,她居然跟你動手了……”

    “別說了。”林文正看了一眼林寧,安定發揮了藥效,此刻她沒有什么攻擊性,于是對周卿說道:“你現在這邊照顧寧寧,我去找少凌。”

    “好。”周卿點頭,想到阮白,心里的忐忑不安便加倍著。

    慕少凌在張景軒的病房。

    他的麻醉早就過了,在幾個警察的幫助下,正在做影像拼圖,因為只有他看見了幕后主使,所以他的拼圖尤為重要。

    “警察同志,就是這樣。”張景軒說道,特種兵出生的他,雖然右手受了傷,但是左手依舊靈活。

    警察立刻把影像拼圖拿起來,遞給慕少凌看。

    他看見后,臉色鐵青,轉身對李斯說道:“無論用什么辦法,全市搜刮,把這個人給找出來。”

    “是,老板。”李斯拿出手機把影像拍下來。

    慕少凌又聽了警察錄口供,根據他說的,對方就是沖著阮白去的,目的就是讓他死。

    錄完口供后,警察保證道:“慕總,您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全力調查這件事,現在我們把影像傳回局里,打算全市通緝這個男人,同時會把好機場車站這些地方,就讓他有逃脫的機會。”

    慕少凌聽著這些保證的話,面無表情。

    那些人,不是他們警察說抓就能抓的,就像他那時候要把恐怖島的一切摧毀,光靠警察,絕對不會那么順利成功。

    慕少凌往外走。

    張景軒喚住他,“老板,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夫人。”

    要不是他剛動完手術不能下地,不然肯定跪在那里道歉,慕少凌請他去保護阮白,就這么一件事,他也沒做好。

    “你是沒有保護好。”慕少凌說道,轉身離開病房。

    司曜迎面走過來,看見他,便說道:“我已經把你下屬的手接好了,只傷到骨頭沒有傷到神經,康復后還是能恢復以前的水平。”

    “嗯。”慕少凌一張臉冷冰冰的。

    司曜覺得莫名其妙,關心道:“你這是怎么了?人才還在,就這么一張死人臉?”

    慕少凌把他挖過來給張景軒動手術也不過是為了保住對方的手跟能力,現在他做到了,他卻是這幅死人臉,為的是什么?

    “做你的事。”慕少凌冷冰冰看了他一眼,轉身離開。

    走到醫院樓下,他遇到林文正。

    “少凌,來談談?”林文正說道。

    慕少凌點頭,他討厭林寧,卻不討厭林文正,雖然說阮白的樣貌大部分遺傳自周卿,但是多少也有點林文正的影子。

    兩人來到醫院的餐廳。

    林文正不是來給林寧說好話的,也沒有過多客套,直接說道:“我認為這件事跟寧寧有關系,我會想辦法跟她套話,只不過她現在的情緒不太好,可能有些困難。”

    慕少凌挑眉,卻沒覺得意外,想了想,他說道:“麻煩你了,岳父。”

    “小白是我的親女兒,我怎么舍得讓她遭受綁架的罪……”林文正嘆息一聲,擔心阮白。

    慕少凌冷著一張臉,他承認阮白的身份,但是林寧卻不肯承認,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付阮白。

    這次,如果他抓到林寧的把柄,一定不會放過她!

    “小白會沒事的,以后莫若父,我有心靈感應。”林文正說道,看著慕少凌因為阮白的事情寒著一張臉,他年過半百,卻依舊看不過去。

    看了一眼時間,他下來已經有些久,擔心周卿一個人在病房陪護林寧會吃不消,他站起來說道:“當初所有人對我說,我的寶貝女兒在她媽媽肚子里的時候就不行了,我并不相信的,直覺告訴我,孩子還好好的,為了找到真相,我甚至找了很多人幫忙調查,現在社會不一樣了,科技進步,調查起事情來,也簡單很多,你要是有什么需要,跟我開口就是,就算會被罷免,我也一定幫。”

    林文正留下這段承諾,轉身離開。

    慕少凌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

    過了會兒,他給朔風打了一通電話,“你還記得恐怖島的人嗎?”

    朔風回答道:“老大,我都記得。”

    “把他們的資料全給我。”慕少凌吩咐道,他擔心阮白是被恐怖島的人抓走的。

    朔風不明白他這么安排的用意,“老大,當初剿滅行動,恐怖島的人被剿滅得差不多,你要他們的資料做什么?”

    “小白被抓走了,我懷疑有漏網之魚。”慕少凌說道。

    朔風一聽,這可不得了,“我立刻把人員名單列出來。”

    “必須要快,還有詳細,確認他們身份后,跟俄羅斯警方確認他們是否還在監獄。”慕少凌叮囑,現在只知道阮白在西碼頭消失,他們卻連誰綁架的都不知道。

    “了解。”朔風回答道,立刻去辦。

    慕少凌開車到了碼頭,夜黑漆漆的,海風喧囂,海浪拍打著碼頭,咸腥味傳來夾帶著雨水的味道,似乎在醞釀著一場雨,他眺望開去,看不見一艘船在靠岸。

    手機響起鈴聲,慕少凌立刻掏出來,是老宅的電話。

    他按下接聽。

    管家焦急的聲音傳了過來,“少爺,您在哪?小少爺哭鬧著要找您跟……太太。”

    一聽到管家提起阮白,淘淘哭鬧的聲音更大,從電話那邊傳到慕少凌的耳朵里,撕心裂肺的哭鬧,這是他以前從未有過的情況。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