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荼蘼相思 > 第365章 去見南初生父

第365章 去見南初生父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王嘉麗愣了下。

    “是陸驍的車子。”沈璐說的直接,“我不會認錯,開車的人是徐銘。那么車里坐的就必定是陸驍。我要去堵住陸驍。”

    王嘉麗回過神,立刻和沈璐一起上了車。

    該慶幸,現在的江城,正在堵車的點上,沈璐驚鴻一瞥,生怕追出去的時候陸驍已經不見了。

    結果,他們的車開到路上,陸驍的車子就距離他們不過兩輛車的位置。

    “跟著他。”沈璐說的直接。

    司機恭敬的應了聲,緊緊的跟著陸驍的車子。而后,沈璐就閉目養神,不再開口多說一句。

    王嘉麗的臉色也顯得有些緊繃。

    兩輛車就這么一前一后的開著。

    ……

    車內。

    徐銘看了一眼后視鏡:“陸總,沈女士的車子跟著我們。”

    陸驍并沒看向車后,在經過金樽公寓的時候,陸驍就已經看見了沈璐的身影,而在沈璐和王嘉麗抵達的時候,金樽的保全就第一時間通知了陸驍。

    “讓她跟。”陸驍很淡的說著。

    “是。”徐銘不再開口。

    偶然,徐銘眼角的余光看向陸驍,不免有些費解。

    這段時間,陸驍不管去哪里,都會要求去金樽這條路上走,但是這條路又是江城最堵的主干道之一,所以導致每一次都要提前出門,不然就鐵定會耽誤事情。

    而陸驍每一次也就只是走到金樽的門口,就再沒然后了。

    只是在經過金樽門口的時候,司機的車速會放的很慢,陸驍的眸光是落在金樽頂層的公寓,一直到車里離開,他才會把眸光收回來。

    明明那么在意的兩個人,卻走到現在這樣的地步。

    陸驍的壓力,徐銘知道,但外人卻不知道。

    南初的在意,陸驍知道,但卻怎么都跨不過這一道坎,最終,誰也不再開口,誰也不再妥協,一點點的把曾經的甜蜜,逼成了最苦澀的苦果,一去不復返。

    徐銘在心里暗自嘆了口氣,不再開口。

    車子在緩慢的車流里,停靠在了悅榕莊門口,陸驍下了車。

    他的腳步一刻都沒停留,朝著悅榕莊里面走了進去,徐銘立刻跟了上去,車子被泊車小弟開走了。

    在陸驍進入悅榕莊后不到一分鐘,沈璐和王嘉麗也已經下了車。

    沈璐的步伐很快,在陸驍沒入電梯的瞬間,叫住了陸驍:“陸總,我們談一談。”

    陸驍頭也不回,很直接的按下了電梯,并沒理會跟在身后沈璐,很快,陸驍從容走進電梯。

    沈璐追了上去,在電梯關門的瞬間,卡在了電梯門縫之中,就這么看著陸驍。

    “我想我們并沒什么可以談的。”陸驍很淡的開口。

    “以南初母親的身份,難道不能談嗎?”沈璐反問。

    陸驍低低的笑了笑:“沈女士,這里這么多人,你不怕你隱瞞了這么多年的秘密被人知道了嗎?”

    沈璐臉色一變,但是卻仍然堅定:“我要和你談談南初的事情。”

    陸驍根本沒理會,很淡的叫著徐銘:“徐銘。”

    徐銘立刻走上前,委婉卻帶著歉意的看著沈璐:“沈女士,很抱歉,請您讓開。在公眾場合,您也是一個名人,我想,您也不想那的太難看。”

    說著,徐銘停了停:“鬧難看了,鬧大了,我想對夫人才是最不好的。”

    沈璐僵了一下,這話擺明了就是威脅了。

    但是,很快,沈璐堅持的看著陸驍:“陸驍,我不管你和南初之間發生了什么,我也不管你們現在是什么情況,我只是要明白的告訴你,南初是我女兒,如果你不稀罕南初,那么,我帶南初走。”

    陸驍的眸色忽然就沉的可怕。

    “我不希望看見南初受到一點點的委屈。你如果對南初不好,我的決定也不可能改變。”說著,沈璐沉了沉,“陸驍,這個世界上,不是沒人可以動得了你的!”

    陸驍終于抬頭,看著沈璐,不咸不淡的開口:“我很好奇,沈女士要怎么動得了我?又怎么從我的眼皮底下帶走南初。”

    “畢竟,你連南初的面都見不到。”陸驍毫不留情的指出了事實。

    沈璐有些被打擊到,后退了一步:“……”

    電梯門趁勢又要關閉。

    沈璐的手卡在電梯門之間,就這么看著陸驍。

    “沈女士。”陸驍很淡的開口,卻透著警告,“南初,誰也不可能把她從我身邊帶走,她生是我的人,死也只能是我的鬼。”

    說完,陸驍殘忍無情的轉身,徐銘立刻上前,把沈璐從電梯口拉開。

    兩人在電梯口的爭吵,已經引來了周圍人的注意。

    陸驍的身份,沈璐的身份,加上被提及的南初,不免讓人低低的交頭接耳,在這樣的字里行間里,似乎也隱隱有人聽出了端倪。

    好像,南初和沈璐,并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那么簡單的關系。

    ……

    而沈璐,則有些驚愕的后退了幾步,若不是王嘉麗扶住沈璐,沈璐真的會這么踉蹌的摔在地上。

    “沈璐,我們先離開這里。”王嘉麗說的直接。、

    沈璐沒動,在陸驍的話語里,她知道陸驍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是玩笑話,她的神經緊繃,再看著緊閉的電梯門,一時沒了主意。

    “你先冷靜下來,現在陸驍這樣,也擺明了不會好好談。”王嘉麗勸著沈璐,“你暫時也沒回巴黎,剩下的事情,我們再來想辦法。南初那么一個大活人,不可能不見的。何況,南初也不是完全沒消息,起碼之前還回了我微信,不是嗎?”

    “我也給南初留言了,南初總會看見的。”王嘉麗說的飛快,“現在先冷靜下來。”

    沈璐的腦子卻始終混亂。

    陸驍的話,王嘉麗的話不斷的在沈璐的腦海里交替而過。

    忽然,沈璐打了一個寒顫,就這么看向了王嘉麗:“送我去一個地方。”

    “好。”王嘉麗并沒多說什么。

    沈璐幾乎是有些自言自語的:“現在除了他,沒有別的辦法了。只有他出面才可以解決這個事情,沒有辦法了。”

    “什么?”王嘉麗微微愣住。

    認識沈璐這么長的時間,從當她經濟人開始,王嘉麗一直都覺得沈璐是一個特別冷靜的人,似乎對所有的事情都顯得無所顧忌的。

    這樣的恐慌,是王嘉麗第一次看見。

    沈璐的步伐很快,面色顯得嚴肅的多,快速的朝著車子的方向走去,并沒太理會現場人的議論。

    王嘉麗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一直到上了車,沈璐才很沉的說著:“南初的父親,并不是南建天。”

    王嘉麗只是微微的錯愕,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這些事,沈璐雖然從來不曾主動提及,但是在之前的字里行間里,王嘉麗隱隱能猜測的到。

    只是,她從來沒詢問過。

    而沈璐每一次提及的時候,又顯得欲言又止。

    “大概我的世界里,以前從來沒出現過南建天這樣的人,所以我一眼著迷。我的性格造就了我的悲劇。我想要的,我勢必就會得到。”沈璐笑,笑的悲涼,“所以我從別人手里搶了南建天,讓南建天離了婚。”

    沈璐的聲音很低,回憶起那一段往事,沈璐整個人都在緊繃中,一刻都沒辦法放松。

    “可是和南建天的婚姻,和我想的婚姻出入太大了,大到我自己都不能接受。”沈璐笑。

    那一段往事,讓沈璐幾乎崩潰了。

    南建天的大男人主義,加上霸道,這才是讓沈璐選擇息影的原因,不是為愛息影,而是為了避免更多的爭吵,是南建天強迫的。

    這樣的生活,把沈璐逼瘋了。

    “我選擇了逃離,和相識的導演約了,直接飛了美國。在那里,認識了南初的生父。他結婚了,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的想和他在一起。他有南建天所沒有的一切,他能給予我所有想要的。”

    沈璐緩緩閉上眼睛:“只是,我從來沒想過,他會是這樣的身份。從來沒想過,不要說他能為我放棄一切,就算我沒結婚,我也不可能高攀他。甚至我會搭上我的性命,加上婚內出軌,我對南建天的愧疚,還有自責——”

    “我和他分手了。他也不虧待我,給我一筆錢。”沈璐回憶,“后來我把這個給了南初,我覺得,這是南初應該得的。那些東西一直都在瑞士銀行,我從來沒動過。”

    說著,沈璐有些自嘲:“偏題了。”

    “我離開以后,回到南建天身邊,想過處理南初,但是結果沒想到的是,我最終沒忍心下手,南初順理成章的生了下來,我消停了很長的時間。一直到后來南晚的出生。但是最終還是沒抵擋過對南建天的不滿。所以我走了——”

    沈璐的手緊緊的摳著座椅的邊緣:“我不敢帶走南初,無情的把兩個孩子都留給了南建天。”

    “為什么?”王嘉麗忍不住問著。

    “為什么?”沈璐也跟著重復了一次,“因為我后來知道南初生父的身份,我害怕被人知道。南初一旦被他家的人知道,恐怕就不是活著,而是死了。我賭不起。包括現在,我都不敢認南初。”

    王嘉麗錯愕:“她的生父——”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