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荼蘼相思 > 第763章 風起時想你35

第763章 風起時想你35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陸驍十指飛快的敲打鍵盤,不時的接聽電話,各種語言流利的轉換。

    手指握著鋼筆,擰著眉簽下自己的大名,然后再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每一個動作,都讓南初看的目不轉睛的。

    在陸驍瞪過來的時候,南初立刻一本正經的收回了眸光,沖著他軟軟的笑,小跑的到這人的面前。

    像一只在刻意討好主人的貓咪。

    蔥白的小手就這么輕輕的捏著陸驍的腦門,在舒緩他的壓力。

    陸驍從來都喜歡南初的按摩,閉著眼睛享受,也不吭聲。

    “再等一會,我帶你去吃飯。”陸驍忽然開口。

    “好。”南初乖巧的應著。

    見南初乖巧,陸驍忽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抓著她的手,一個用力,南初就已經坐到了這人的腿上。

    “陸公子……”嬌嗔的語調,拿捏的剛剛好,不讓人生厭,卻又蠱惑人心。

    “不是要請我吃飯?”陸驍挑眉。

    南初知道這人是在逗自己,倒也配合:“陸公子這么財大氣粗,我一個小小的演員和陸公子搶著買單,多丟人。”

    陸驍氣笑了:“南初,你就是能把死的也說成活的。”

    見陸驍態度放軟,南初也趁勢而上,討好的親了一下他:“陸公子,您不生氣我啦。”

    那貓瞳壓的很低:“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哼。”陸驍冷哼一聲,“看心情。”

    “陸公子,我最愛你了。”警報已經解除,南初一臉的欣喜。

    “愛我的錢,還是愛我的人?”忽然,陸驍問了已經,扣在南初腰間的大手緊了緊。

    南初沉了下,把心思藏的很好,嬉皮笑臉的:“最愛陸公子的錢。”

    陸驍面無表情。

    南初則頓了頓,繼續說:“噢,還有陸公子的權。”

    陸驍仍然面無表情。

    “當然,最重要的是陸公子的手。”南初說著,纖細的手指已經穿過了陸驍骨節分明的十指。

    兩個色差的肌膚,緊緊相貼。

    這是陸驍的一個底線,能愛他的錢,權,但卻不能愛他這個人。

    南初敢賭,自己要蠢得說最愛陸驍這個人,下一秒她就能被陸驍打包了扔出去。

    只是……

    南初最終在心里苦笑了一聲,有些事,猝不及防,女人的心口,其實一點也不堅硬。

    陸驍倒是習慣了南初手控的怪癖。

    但是被南初這么直接的說不愛自己的時候,陸驍心里卻是說不出的一種滋味。

    最終,他推開了南初,口氣跟著冷淡了下來:“嗯。乖乖坐著。”

    “噢。”南初點點頭。

    陸驍看著從善如流從自己身上下來的南初,安靜了下,又補了一句:“大概還要一小時,我讓徐銘給你拿電腦,免得你無聊。”

    “謝謝陸公子。”南初給了一個響吻。

    然后,她就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等著徐銘給自己送電腦來,一點都沒在意形象的,蜷縮著玩起了游戲。

    不時的,還刷了下微薄。

    罵她的,喜歡她的,南初都看的樂不此疲,偶爾換個小號上去再罵上幾句。

    一眨眼的功夫,時間也就這么過去了。

    陸驍結束手上的事情,就看見南初笑的樂不可支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了起來。

    他叫了聲,南初沒反應。

    最后,他干脆走了過去。

    看見南初拿著小號和人對罵的時候,陸驍頭疼了起來:“無聊。”

    南初這才回過神,立刻蓋了電腦:“陸公子,你好了呀?那我們去吃飯吧。”

    每一分笑,都恰到好處,一點都不放肆。

    莫名的,陸驍想起了那一天,依偎在易嘉衍懷中,笑的動人的南初,臉色就跟著沉了下來。

    南初還沒反應過來這人怎么又變臉了,陸驍已經說到:“不準和易嘉衍走的那么近。”

    “好。”南初很是順從。

    反正接下來也沒和易嘉衍有任何合作的戲,兩人的聯系大部分靠的是微信,都還是私人的小號。

    陸驍不可能知道。

    見南初順從,陸驍冷哼一聲,直接摟著南初就出了辦公室。

    總裁辦還不少人在加班,看見陸驍帶著南初走出來的時候,眼觀鼻,鼻觀口,誰都目不斜視。

    一直到兩人進了電梯,大家才你看我,我看你,最終還是沒敢揣測一句。

    畢竟,陸總什么時候讓女人到辦公室了?

    ……

    ——

    南初看著車子已經開出了市區,朝著郊區的方向走去。

    這倒是讓南初有些驚訝。

    這五年來,陸驍帶自己吃飯,為了避免麻煩,都是去最頂尖的私人俱樂部,三星米其林的主廚伺候身旁。

    這些地方,多在市中心最為奢華的地段。

    而今天?

    但南初卻聰明的沒開口。

    一直到車子在太平山的山頂停了下來。

    這是江城一個著名的景點,站在太平山的山頂可以俯瞰整個江城。自然這里也有很多餐廳。

    但絕對不是陸驍回來的。

    “陸公子?”南初安靜了下,困惑的問道。

    陸驍卻沒說話,停好車,打開車門,牽起南初的手,就這么直接朝著前方走去。

    然后——

    南初就驚呆了。

    這根本就是一個私人的圣地,游客謝絕進入,但卻占據了天平山最好的位置。

    “陸氏在旅游方面也有投資。”陸驍淡淡的解釋。

    “所以陸公子就保留了這么一個地方給自己?”南初挑眉,“這太不公平了。”

    “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所謂的公平。”

    “也是。”

    南初點點頭,已經被入夜的江城吸引的挪不開眼,拿起手機拍個不停。

    而站在身后的男人,卻有些控制不住的拿出自己的手機,借著夜色,留下了南初的身影。

    快門閃過的時候,南初有些敏感的轉身:“什么聲音?”

    “大概是風聲。”陸驍面不改色的解釋道。

    南初沒多想,山頂的風有點大,她壓低了帽子,把外套的領子豎了起來,就這么忽然抱住了陸驍。

    孩子氣的蹭了蹭。

    陸驍僵了一下,倒也自然的接過了南初。

    “陸公子身上最暖和了。”南初直言不諱,一臉的滿足。

    “你把我當取暖器了?”陸驍挑眉。

    南初抿著嘴,搖頭:“那我可不敢。”然后她就聰明的轉移了話題,“今兒什么日子呀,陸公子這么有興致帶我到山頂來。”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