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荼蘼相思 > 第903章 傾慕耀陽28

第903章 傾慕耀陽28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南初因為記者的問題,心跳加速。

    她也很想知道,陸驍在外人面前,會怎么形容他們的關系。

    而陸驍卻很冷淡的看了一眼記者,半笑不笑的:“好奇?”

    在場的人都跟著一片鴉雀無聲。

    陸驍身邊來來去去的女明星不少,能讓他承認的卻沒有一個。

    陸驍的手還摟著南初,但說出的話,卻殘忍無情:“南初對我,只是一個特別的商品,值得投資。”

    在場的人都有些尷尬。

    南初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踐踏了一下,但表面卻不動聲色,笑臉盈盈的:“承蒙陸總看的上,南初定不負眾望。”

    然后她一攤手,很是無辜的看向了記者:“各位,我對陸總垂涎很久了,你們問的這么直接,不是斷我后路嘛。”

    尷尬的氣氛,瞬間就被南初活絡了起來。

    陸驍看了一眼南初,沒再給她胡說八道的機會,摟著她就走了出去。

    一離開會場,陸驍的手就松開了南初,一臉的生人勿進,帶著自己的特助就離開了。

    陸驍和南初有那么點什么的傳聞,瞬間又不攻自破。

    這傳聞已經傳了五年,兩人坦蕩的找不出任何的證據,加上南初本身就討人喜歡,倒真的也沒人拿這個事為難南初。

    這事,就這么過去了。

    ……

    開機儀式后,南初就匆匆離開。

    方蕾跟了上來,在門口堵住了南初,那臉色里的恨意顯而易見。

    南初老神在在,把方蕾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了她:“小師妹,承讓了。”

    “南初,你不要太得意,你這么婊,早晚都遮不住!”方蕾威脅著。

    “隨時恭候。”南初沒了耐心。

    保姆車已經開了過來,方蕾看見楠哥的時候,氣焰低迷了不少,畢竟楠哥是圈內最好的金牌經紀人,也一樣得罪不得。

    南初上了車,楠哥明顯松了口氣的恭喜南初:“你真嚇死我了。”

    “我接下來還有什么行程?”南初答非所問。

    “下午有一個采訪,然后就是平面拍攝,晚上的時候有一個發布會。”

    “除了采訪,別的都推了。”

    南初果斷的說道,楠哥也就看了一眼南初,點點頭倒是沒說什么。

    車子一路朝著電視臺的方向走去。

    南初的采訪很順利,下午三點的時候,所有的訪問都已經結束。

    楠哥上了保姆車,把記者和粉絲都引開,南初則低調的開著車,直接駛離了電視臺,準備去找陸驍。

    這陸公子是給了女主角的位置,但顯然陸公子還沒氣消。

    不管是哄著陸公子還是親自登門道謝,南初都知道自己非走這一趟不可。

    但,車子開上路,南初倒是郁悶了。

    這不上不下的點,她要去哪里找陸驍,總不能去陸氏集團門口堵人吧。

    南初的車停在路邊,再看著眼前一棟高聳入云的陸氏集團總部的大樓,她竟然還真的開到這里了。

    幾乎是抑郁的,小巧的下頜骨就這么抵靠在方向盤上,修剪的漂亮的指尖在規律的敲打著節奏。

    棒球帽的帽檐壓的很低,堪堪擋住了絕美的容顏。

    漂亮的貓瞳死死的盯著手機的屏幕,上面有陸驍的電話。

    還沒想好的時候,南初已經鬼差神使的撥出了陸驍的電話,聽著撥通的聲音,南初來不及掛斷,陸驍竟然已經接了起來。

    平日,這人起碼要響三聲以上,才會接起!

    “嗯?”陸驍吝嗇的只發了一個單音節。

    但就是這樣的淡漠,卻讓南初覺得這人該死的有腔調。

    唔,不好不好,還沒開口,就被陸驍帶著跑了。

    她沉了沉,才懶洋洋的說道:“陸公子,不小心打錯電話了,大概是太想你了。”

    “作。”陸驍的評價還是只有一句話。

    南初也不在意:“陸公子,今晚能約你吃飯嗎?”

    反正這電話打都打了,還不如直接了當的說出自己的目的。拐彎抹角這種事情,南初其實不是那么拿手。

    就算是矯情,她都矯情的光明正大的。

    手機那頭,是陸驍低低的笑聲,看起來心情很不錯:“要做什么?”

    “請你吃飯唄。”

    “不怕吃著吃著又到床上去了?下面不疼了?”陸驍的話直接又明了。

    南初紅了一下臉,還好是隔著手機,這人看不見自己的神色:“疼,疼死了。陸公子,您能輕一點么!”

    “你再演,接著演。”陸驍冷笑一聲。

    南初還真的順著陸驍的話,委屈的演著戲碼,活脫脫一個被家暴以后的人,就算隔著手機,也能輕易的被她的聲音撩的不能自控。

    “在哪里?”最后是陸驍受不了了,直接打斷了南初的話。

    南初知道這人差不多要發脾氣了,立刻收斂了下來:“在拍照片呢,這不是舔著臉來求您,晚上要和您親自道謝嘛。”

    “騙子。”陸驍毫不客氣的戳穿了南初。

    南初一愣。

    然后她的車子邊畢恭畢敬的站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

    南初認的這人,是陸驍的特助徐銘。

    然后,南初的嘴角就跟著彎了彎,拿著電話,一臉的討好:“陸公子,您這是邀請我上去嗎?”

    回應南初的,是陸驍不客氣的掛了手機。

    南初:“……”

    而徐銘已經一板一眼的敲了敲車窗,車窗降低后,他公式化的說道:“這是門禁卡,請南小姐從地庫的vip電梯直接到陸總的辦公室。”

    說完,徐銘禮貌的頷首致意,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南初嘖了聲,接過門禁卡,在嘴邊親了親,就大大方方的開車下了地庫。

    五年來,第一次進入陸氏集團的總部,南初說不得意是假的。

    這是不是說,陸驍其實對自己是真的有些不一樣的?

    沉了沉,南初的手卻又下意識的放在了自己的小腹,好一陣回過神,才淡定自若的停好車,從容的朝著電梯走去。

    ……

    ——

    南初從進來辦公室開始,已經整整兩個小時過去了。

    陸驍除了最初看了自己一眼外,理都沒理過自己。

    但南初也不在意,仔細的打量著這人的辦公室,最后那視線堪堪的落在陸驍好看的手上。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