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荼蘼相思 > 第948章 傾慕耀陽73

第948章 傾慕耀陽73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對一個從來沒給予過父愛的人,南初不想再像一個圣母一樣,無謂的付出。

    她要做的事情更多,她要保護的人更多。

    這個電話,幾乎耗費了南初所有的力氣,在掛掉電話后,南初整個人都跟著虛軟了下來。

    站了很久,她才平穩呼吸。

    而后,南初收了手機,直接去了和易嘉衍約好的餐廳。

    ……

    ——

    說是餐廳,不如說就是比較高檔的大排檔,有個稍微可以遮擋的包廂。

    易嘉衍的鴨舌帽壓的很低,快速的點著菜。

    和南初一起吃飯有個好處,南初和他的口味近,最重要的是南初不矯情,吃東西很歡快。

    要碰見端著架子的女明星,點一桌,就拍個照,吃兩口就說自己飽了。

    易嘉衍覺得自己會惡心死。

    服務員上完菜,南初就低著頭吃,一句話都不說。

    最后是易嘉衍看不下去了,拿筷子夾走了南初筷子上的田雞,南初才回過神,看了眼這人。

    “不是請我吃飯,我看你吃的比我還歡。”易嘉衍把田雞喂到嘴里,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

    “噢。”南初不在意,又夾了一塊。

    “……”易嘉衍無語了一下,“陸總你不是伺候好了,女主角也拿回來了,你現在頂個黑眼圈,擺一張冷臉,是誰又得罪你了?”

    一句話,倒是讓南初安靜了下來。

    筷子被工工整整的擺在桌子上,忽然就這么看向了易嘉衍。

    “你看我干嘛?我沒得罪你吧?”易嘉衍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樣。

    南初笑:“易嘉衍,我想退圈了。”

    “噗——”易嘉衍是真的被嗆到了,然后轉到一旁瘋狂的咳了起來,“你開玩笑?”

    “我累了。”這是南初的答案。

    易嘉衍回過神,倒也一本正經:“那就退吧。”

    “嗯。”

    “我哥在美國,你如果不想在江城的話,可以去美國,我讓他給你安插一個工作,從簡單的助理做起。”

    “好。”

    ……

    然后,誰都沒再開口,兩人同時伸出了筷子,然后南初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易嘉衍,不然我賴著你吧。”

    “我謝謝你啊。”易嘉衍沒好氣。

    氣氛瞬間又活絡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易嘉衍的手機傳來短信提示音,他看了一眼,然后就莫名的看向了南初。

    “你有錢了?”

    “什么?”

    南初也是一臉莫名。

    然后,易嘉衍就不說話了,眼睛看向了隔間的擋板。

    陸驍穿著黑色西裝,和這個大排檔格格不入,就這么站在擋板邊上,手機的界面剛剛暗下去。

    易嘉衍的視力很好,他如果沒看錯的話,剛才那是銀行轉賬的頁面?

    這錢是陸驍轉來的?

    “陸總。”易嘉衍冷靜下來打了招呼。

    結果,陸驍看都沒看易嘉衍,只是很淡的掃了一眼南初,就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易嘉衍:“……”

    “你和陸公子說了?”易嘉衍直接問南初。

    結果南初頭也不回的已經追了出去。

    易嘉衍是真的被一個人丟在原地,他無語了下,繼續低頭吃眼前的食物,偶爾透過玻璃門,看著南初和陸驍。

    總覺得,有些不太安心。

    ……

    陸驍人高馬大的,腿長步伐大。

    在陸驍刻意不想等你的時候,南初追人是很吃力的。

    陸驍的車停在對面街的停車位,有些距離,南初費了力氣,終于在拐角處追山上了陸驍。

    蔥白的手指立刻牽住了陸驍的大手,討好的叫著:“陸公子。”

    “松開。”陸驍的態度很冷淡。

    被這么撇了一眼,南初像一個犯錯的孩子一樣,收回自己的手,規規矩矩的站在陸驍的面前。

    她不傻,自然知道是昨天的短信,陸驍起了疑心。

    陸驍想查這錢是哪里來的,再容易不過。

    做就是做了,南初也沒想和陸驍詭辯什么,但也沒解釋的意思,就這么安安靜靜,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

    因為跑的急,大衣和圍巾都沒拿。

    已經入深秋的江城,刺骨的冷。南初生性怕冷,但在這人面前,卻始終繃著。

    那攥緊的手關節,都因為寒意,開始泛了白。

    結果,陸驍連質問的意思都沒有,拉開車門,頭也不回的就開車走了,留了一尾巴的尾氣給南初。

    南初嘆了口氣,站在原地有一陣。

    她知道自己要追上去,但是她更清楚追上去面臨的結果會是什么樣的。

    最終,她竟然轉身,重新走回了大排檔,坐在易嘉衍的面前。

    易嘉衍大概是習慣了,倒了一杯熱水,遞到南初的面前:“南初,你和陸驍,你就是那個永遠舔著臉哄著他的人。”

    南初笑笑:“因為他是我金主啊。”

    “你愛上陸驍了,是嗎?”易嘉衍問的隨意,但是那口氣卻是肯定句。

    南初默了默,纖細的手指捏著水杯:“陸公子那樣的人,很難不愛上,不是嗎?”

    “結果陸驍就當你是個屁?”

    “是吧。”

    易嘉衍:“……”

    他翻了好大一個白眼,是真的懶的理南初了。

    兩人不說話,低著頭各自安靜的吃自己的食物。

    ……

    江城的天很應景的下了雨。

    等兩人吃完宵夜走出來,這雨有越下越大的趨勢,兩人對視一眼。

    大家心里都清楚,在這地方站久了,絕對要被人認出來,尤其兩人都是識別度很高的人,而不是現在的網紅臉。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黑色的賓利停靠在大排檔的門口。

    車窗緩緩的降了下來,陸驍的臉面無表情的出現在南初的面前,聲音沉的嚇人:“上車。”

    南初完全沒反應,驚呆了。

    易嘉衍倒是碰了碰南初,在她的耳邊低語:“回神了,你陸公子找你了。”

    這樣細小的動作,讓陸驍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抓握著方向盤的大手,緊了緊,手背上的青筋顯而易見。

    南初噢了聲,不敢再停留,立刻冒著雨打開車門,上了車。

    再看著車坐墊被弄濕,她快速的扯著紙巾擦了起來。

    陸驍有潔癖。

    但這一次陸驍一點反應都沒有,猛然踩了油門,南初猝不及防的被狠狠的摔了出去,頭磕在置物架上,紅了一塊。

    “疼。”她的聲音很是委屈,有些撒嬌,“陸公子,我錯了。”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