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錯缺斷章、加書: 站內短信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
樂文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此情惟你獨鐘 > 第1041章 把她給找回來

第1041章 把她給找回來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www.dhaghr.live,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

    阮白瞪大眼睛,恐怖島!

    這個名字,她在慕少凌的口中聽過,這個島嶼,里面住著異常恐怖的人,但是之前慕少凌逃離的同時,讓宋北璽跟俄羅斯政府的人一起把恐怖島的人給鏟除了,他是怎么存活的!

    你的義父是?阮白用盡力氣問道。

    我跟慕少凌的義父是一樣的,不同的是,義父對慕少凌那么好,他只籌劃著怎么殺掉他,而我,則是想著要怎么幫義父報仇。阿貝普冷笑一聲,推開門走出去。

    他對著門口的雇傭兵說道你們分班去看著她,不能讓她死了。

    是,老板。雇傭兵說道,想了想,又問道老板,那我們可以

    不可以!阿貝普的眼神一冷,警告道這個女人,你們不能碰,要是讓我發現你們做了那些事情,就等著做太監!

    雇傭兵哆嗦了一下,現在他們已經在大海上,要是阿貝普要對付他們,他們連逃跑的機會也沒有,兩人收起那些小心思,立刻保證道我們一定會看好這個女人。

    進去吧,拿毛巾堵著她的嘴,別讓她自殺了。阿貝普說道。

    如果說阮白是普通的女人,他還相信她不會自殺。

    但是她不是那種普通的女人,這種人,可以為了自己愛的男人獻上寶貴的生命,所以他要時時刻刻提防著。

    現在不在島里,他沒有辦法控制住阮白。

    阿貝普陰沉著一張臉離開,想了想,恐怖島有個逃亡的心理醫生,他倒是有辦法讓催眠阮白,可是這樣并不好玩。

    看來他要找到阮白的其他把柄,才能把她控制住。

    阿貝普想要看到的是,阮白對慕少凌那顆心慢慢得被侵蝕掉,然后腐爛,重生,變成另外一個女人,一個慕少凌再也不熟悉的女人。

    阮白閉著眼睛,眼淚絕望地流淌在眼角的四周。

    雇傭兵推開門,看到她躺在地板上,皺了皺眉頭,誰讓你在地板上的?

    阮白沒有作聲,她在等著船的晃動,或許能把她晃到角落,這樣就能撞墻死掉,與其一輩子被這種男人控制著,她還不如死掉算了。

    雇傭兵見她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墻角,不屑一笑,蹲下,看著她那張絕望的小臉,問道你該不會是想一下撞過去吧?

    阮白沒有說話,閉上眼睛。

    想都別想!雇傭兵一把將她抱起來,扔到床上。

    啊!阮白驚呼一聲,警惕地看著他。

    雇傭兵肆意一笑,目光打量著她,身材還真好,可惜了,只能看,不能碰。

    大掌撬開阮白的嘴,他把一卷毛巾塞進阮白的嘴里,說道沒有老板的同意,你連死都不行。

    阮白哭著,嘴巴被塞住,她連發出聲音都不可以。

    雇傭兵摸了摸嘴角,難受嗎?

    阮白只是哭著。

    這樣吧,要不你陪我一個小時,我就把毛巾拿開,讓你舒服點?雇傭兵肆意地打量著她,這種女人身材就是個極品,如果你同意,就眨一下眼睛,當然了,這件事不能告訴老板,放心吧,我好好對你的。

    阮白聽著他下流的話語,干脆閉上眼睛。

    雇傭兵見她倔強的模樣,不屑一笑,裝什么裝,現在裝貞烈,以后還不是要被玩。

    阮白絕望地揪起床單,她在海上漂浮,卻沒有人能夠救她。

    慕少凌驅車回到老宅,這時候慕老爺子也回來了,在客廳哄著淘淘。

    可是淘淘依舊哭鬧不止,似乎只有阮白出現,他才能停止哭泣,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哭得老人家都心疼了。

    慕少凌走進客廳,看著在哭鬧的兒子,淘淘。

    淘淘看見他回來,淚眼迷蒙地跑過去,問道粑粑,麻麻呢?麻麻回來了嗎?

    慕少凌一把將他抱起,因為哭鬧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淘淘的眼睛紅紅腫腫的,像兩顆大核桃一樣。

    別哭。他抱著他往樓上走。

    粑粑,他們說麻麻死了,麻麻不會死的,她那么愛淘淘,怎么可能會死。淘淘雖然任性天真,但是這些道理他都懂了,所以知道死這個字,是怎么回事。

    她不會死的。慕少凌緊緊抱著他,當孩子這個死字撞入他耳朵的時候,他的心跳莫名一沉。

    嗯!淘淘聽著他的話,擦了擦眼睛,粑粑,麻麻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她只是去辦事了,我答應你,一定會盡快把她找回來的,好嗎?慕少凌親了親淘淘的額頭,這個動作,他很少會做。

    在他心里,淘淘是個男孩子,男孩子就應該有男孩子的模樣,不能像養女兒那樣對待。

    可是看著兒子因為阮白被綁架的事情而哭成淚人,他的心就莫名的不舍,嘆息一聲,把他抱在懷里。

    慕少凌抱著他,說道淘淘乖,讓管家叔叔哄你睡覺好嗎?

    粑粑你要去哪里?淘淘現在很沒安全感。

    我去處理點事情,然后快點幫你把媽媽找回來。慕少凌用手背把他的眼淚鼻涕擦掉。

    不用管家叔叔,我自己就能睡,粑粑你要快點把麻麻找回來,要是遲了,麻麻會生氣,淘淘也會生氣的!淘淘掙扎著要下地。

    慕少凌把他放在地上。

    淘淘自己走回臥室,從剛才哭鬧的模樣到現在乖巧懂事的模樣,他看著莫名覺得心酸。

    小白,孩子都那么懂事,你一定要沒事。他低聲念叨。

    軟軟的房間門打開,她探出頭,看著慕少凌,眼眶立刻紅了,爸爸。

    慕少凌走過去,摸了摸她的腦袋,淘淘都知道了,她跟湛白肯定也知道,媽媽會沒事的。

    軟軟把門完全推開。

    慕少凌才發現湛白也在里面。

    爸爸,媽媽會平安回來的,對吧?湛白的表情還算冷靜,但是眼眶紅紅的,一看就是為這件事哭過。

    一定會回來的。慕少凌跟他們允諾,就算拼盡了我的力氣,我也會把她給找回來,你們快些休息,明天還要上學。

    。
河南481开奖图表